您好,欢迎访问北京律媒桥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官网!

全国咨询热线

18610038716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经典案例 >
联系我们

北京律媒桥信息咨询有限公司

地址:北京市大兴区兴泰街5号院26号楼3层307
手机:18610038716
网址:www.zglspj.com
QQ:191124465

咨询热线010-60259098

拍案说故宫——发生在故宫珍宝馆的盗宝案

发布时间:2020/12/10 浏览:695次



拍案说故宫

故宫国宝系列


发生在故宫珍宝馆的盗宝案


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,故宫博物院和它所有的珍贵文物,都回到了人民手中。党和国家都十分重视文物保护事业,对故宫的文物更是尤为重视。但自1958年正式成立珍宝馆并对外展出后,在故宫内一共发生了5起盗窃国宝案。盗窃地点均在珍宝馆,后四起均是在现场抓获盗窃分子。这充分说明,随着科学技术水平的提高和我国防盗报警技术的发展,国家对故宫文物的保护越来越严密,觊觎故宫文物的犯罪分子要想得手,简直是痴心妄想,痴人说梦!



金册被盗案


故宫博物院正式开放开辟珍宝馆,是在1958年7月1日。


珍宝馆共有三个展室,最南的是养性殿,中为乐寿堂,南为颐和轩。这些建筑物,都是乾隆皇帝准备做太上皇时使用而修建的,但做了太上皇的乾隆并不想放下手中的权力,到死都未离开养心殿,这里就成了他将平生收集来的珍宝陈列放置的地方。乾隆以后的历代皇帝,也把收集到的珍宝集中在这里,因此珍宝馆的展品无比贵重,是故宫文物中的精华。


珍贵的文物一经展出,自然会有犯罪分子蠢蠢欲动,加之珍宝馆在故宫外东路,全区建筑物参差错落,矮墙胸,山石多,树多,喇叭院多,夹道多,角落多,这种复杂的环境,都能被窥伺珍宝馆文物的坏人所利用,作为跳板及窝藏处所。第一个前来的盗犯叫武庆辉,作案时间在1959年的8月。


武庆辉,山东寿光县人,这年20岁,还是个中学生,1959年在7月6日来到北京治病,住在永定门外他姐姐武桂生家。7月下旬,他来到故宫博物院参观珍宝馆,产生了偷窃贵重黄金制品的想法。窥视再三,他认为养性殿内玻璃橱内的金册及其他黄金制品比较容易得手。从珍宝馆出来.他反复查看地形,选择闭馆后的藏身地点,进入养性股的路线和偷窃后的外逃路线、外逃方法。


8月15日下午2时,武庆辉带着钳子、书包、手电等物,再次来到珍宝馆,佯装参观。5时许,听到闭馆的铃声和吆喝以后,他溜进养性门外的厕所,假装大便,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。天黑人静以后.他从养性门旁的矮墙爬进院内,来到养性殿后门,踢破后门扇下端的玻璃,进入殿内,用钳子砸破两个陈列柜的玻璃,偷到了金册和别的一些金制品,装入背包,然后从原路越墙出养性门,来到锡庆门,取下门内门栓,出锡庆门,逃离作案现场。但因东华门紧闭,他无法逃出,只好先躲藏起来。


清晨6时40分,前来值班的珍宝馆保管员发现养性殿后门玻璃被砸碎,报告院保卫科,院保卫科立即决定珍宝馆闭馆。8时,与赶到现场的院领导及市公安局、文艺局等单位的人员,共同勘察殿外及殿内现场,查明丢失的物品共有:


赤金册8页(全套共14页),每页重20两零7钱2分,长23.15厘米,宽9.8厘米,厚0.13厘米。页与页有连接环,可折叠,失去12个。每页上均有竖行满文,最后二页上有汉字:“康熙二十年上仁宪皇太后徽号金册”。


绸夹包袱皮1个,一角上有1古钱,上有“天下太平”字样。


金质佩刀及小刀4把(其中2把为铜镀金)。


这时,盗犯武庆辉仍在故宫内。天亮后东华门有人看守,他不敢轻举妄动,只好等待机会,到了9点多,一群整修故宫的建筑工人要出入东华门,他混入人群中,趁机逃出故宫。


逃出故宫的武庆辉白天在外躲藏了1天,晚上l1时才悄悄回到他姐姐家,分了金册2页给姐姐武桂生。17日,武桂生从1页金册上剪下一些碎块,拿到崇文门外人民银行办事处卖掉,共半两多,得款48.07元,剩下的藏到顶棚上和箱子里。同一天,武庆辉带着其余赃物乘火车回到原籍山东寿光。


到家以后,武庆辉在9月间先后两次将剪碎的金册碎块11两多卖给邻县益都及潍坊人民银行,得款996.56元。他用赃款买了收音机、衣服、鞋,另给武桂生汇去110元,给他弟弟汇去100元。


11月9日,武庆辉带着剩余赃物及现金400元离开寿光,打算到北京住几天后,再逃到新疆匿居。12日,火车将到天津,乘务员查票时,发现他身上有钱,有碎金,而不买票乘车,形迹可疑,就将武庆辉扣押,后送交天津市公安局。公安局收容审讯后,很快查明故宫博物院珍宝馆金册盗案即武庆辉所为。


武庆辉盗案在1960年3月14日判决,认定武犯犯有盗窃国宝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生;武桂生犯窝贼分赃罪,判处有期徒刑15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,赃物赃款发还故宫博物院。




“皇后之宝”被盗案


金册失盗案发生后,虽然做了种种防范措施,每天净馆检查制度虽然加强,有专人按专门地段负责检查,但仍被坏人钻了空子。1962年4月16日,金册被盗案发生后3年,珍宝馆第二次被盗。


1962年4月16日晚上7时50分,珍宝馆养性殿的警报器突然发出报警声。院警保处立即调动警卫人员40人,驰往现场,控制珍宝馆四周环境及大门,然后利用电工梯子及修树人员的小梯子,较顺利地爬上小墙及大墙,一间间房子慢慢搜索过去,终于在当夜12时20分,在九龙壁后大红墙上将盗犯抓获。


盗犯名叫孙国范,真名孙黑,36岁,河南舞阳县孙庄村人。1948年6月,孙黑曾经勾结土匪杨大卿等5人,到本村农民孙书典家抢劫。孙书典被杨大卿开枪打死。1949年9月,孙黑被舞阳县逮捕,预审期间,越狱潜逃,开始在各地流窜。1956年秋,孙黑流窜到西安,认徐文昌为父,改名徐学容,在徐文昌原籍与当地一妇女结婚。1957年7月,孙黑流窜到兰州,窃走鸿丰寄售所各种手表、怀表56只,价值10400多元,先后在宝鸡、西安等地卖掉。1959年9月,孙黑又流窜到郑州,盗走大众旧货商店人民币6770元。


1962年3月,孙国范从西安来到北京。4月下旬,他到故宫博物馆珍宝馆参观,一见珍贵的文物顿时手痒,决心盗窃馆中陈列的金印及其他金器。4月16日这天,他在窥探好作案路线及备好作案用具后,再次来到珍宝馆,在僻静处所潜藏起来。一直等到闭馆后,他趁着月色打破窗玻璃,钻进养性殿,接着打破两个陈列柜的玻璃,盗走“皇后之宝”金印,“广运之宝”墨玉印及金制酒杯7件,共48斤。在越墙逃跑时,触到警报器,惊惶之中逃到九龙壁后躲藏起来,直到被抓获。


“皇后之宝”,是皇后身份的象征物,金质,交龙纽,册立皇后时颁发。印文左为满文,右为汉文,是现存清代皇后印玺中最著名、也是仅有的一方。


这个案件使故宫博物院对珍宝馆的陈列品采取了新的措施,决定凡属重要的金银器物,尽可能不陈列,或减少小件及易于丢失的器物,同时闭馆时间也提早1小时。经上报文化部得到批准。


1962年12月22日,法院在中山公园对孙国范窃案公开宣判:判处孙国范犯反革命惯盗罪,判处死刑,查获物归还故宫。证物窗帘1块,交还故宫。所窃小英格表及文哥日历表,归还兰州鸿丰寄售商店。




“珍妃之印”被盗案


两起盗案发生后,随后的18年,珍宝馆养性殿变得比较平静。即使在十年“文革”中,文物也得到了很好的保护。没想到改革开放之后,这里又发生了第三起盗案。


盗犯陈银华,湖北应山县人,25岁。1979年8月,在家乡撬锁盗款,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,在湖北沙洋农场劳动改造。1979年10月2日,陈银华伙同劳改犯王安本从农场逃脱。之后,陈犯曾在武汉、信阳、广州、上海、洛阳、保定和火车上先后作案39次之多,盗得手表32块,人民币2500余元及衣物等。


1980年2月1日晨4时,陈银华从汉口乘火车来到北京。上午,他到故宫参观珍宝馆,看到金印、金提炉、金碗等文物,决定盗窃。他窥测好藏身地点、作案目标及路线后,到街上买了改锥、帆布背包袋等作案工具,在下午3时后再次潜入故宫,钻进养性门外厕所后夹道内隐藏。这个地点距离当年武庆辉的躲藏地点,只有几步之遥。


一直等到闭馆后,陈银华翻墙跳进珍宝馆院内,撬开养性殿西暖阁的玻璃窗,进入陈列室。再撬开金印陈列柜,盗出“珍妃之印”。接着,他从入口窗户逃出,爬上养性门东边的矮墙,再上高墙时,警报器发出了警报声。陈银华还想寻路逃窜,故宫博物院职工、市公安局战士、驻院解放军战土、卫戍区九连战士、市公安局消防处消防员等600多人,已陆续赶到,将宁寿宫区团团围住,同时调来消防云梯车、照明车及警犬,及时控制了珍宝馆外各处制高点,陈银华插翅难飞。这时是当晚5时30分。


8时,已攀上九龙壁南大红墙上的陈银华发现被围,开始向西逃跑。他将装有金印的皮包扔在红墙下,自己随后跃下红墙,躲藏在九龙壁南大红墙西南角夹道处。8时26分,盗犯在夹道处被捕获,同时搜出扔掉的藏有“珍妃之印”的皮包及手表7块与现金等物。


“珍妃之印”印重13斤6两,金质,龟纽。印文为满汉两种,篆字。这是目前遗存的清代妃印仅有的一件,也是了解清代宫廷制度的重要文物。读者一般都会以为这个“珍妃”就是光绪皇帝的珍妃,其实不是。清代后妃中被封为珍妃的有两位,一位是道光朝的赫舍里氏,在道光五年(1825年)8月被封为珍妃。另一位即光绪二十年(1894年)被封为妃的光绪皇帝的珍妃。这个被稻的印应为道光皇帝的珍妃之印,而非光绪皇帝的珍妃所有。


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在1980年8月12日对陈银华盗案作出判决,认为陈犯曾因盗窃被判刑,服刑期间又乘隙脱逃,到处流窜盗窃,数额巨大,并盗窃国家珍宝,性质恶劣,情节严重,已构成惯窃罪和脱逃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查获之赃物除发还失主部分外,其余没收。








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


此后还发生过两起故宫盗宝案,一是1987年6月24日,22岁的吉林人韩吉林在珍宝馆闭馆后盗窃时被发现。1987年8月17日,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韩吉林犯盗窃罪,判处死刑。半个月后,1987年7月6日,21岁的重庆人向德强在珍宝馆闭馆后盗窃,也在逃离现场时被抓获。1987年10月,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向德强犯盗窃罪,判处无期徒刑。


从这五起故宫盗宝案,也可看出我国博物馆防盗报警技术的提高。1959年8月15日武庆辉潜入故宫行窃时,由于当时无技术防范设备,使盗贼盗走了皇帝订婚金册、古金币和御用佩剑等文物,这也是文物被窃出故宫的惟一的一次。


1962年4月16日孙国范潜入故宫企图盗窃时,由于技防设备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这些价值连城的国宝没有落入罪犯的手中。当时主要采用的手段是声控报警。罪犯撬玻璃的声音、砸展柜的声音传到了值班室。值班人员判断出罪犯在行窃,及时报告了领导和有关部门,组织保卫人员和警力将罪犯包围后将其擒获。声控报警设备是北京市公安局提供的,为保卫国宝建立了功勋。


1982年公安部和公安部第一研究所,根据当时的防盗报警技术的发展为故宫很多展厅安装了主动红外、被动红外、微波、超声波、声控等防盗探测器,形成了多种探测手段的防盗报警系统,防盗报警技术提高到一个新水平。1987年6月14日罪犯韩吉林盗窃时,一挪动了展柜报警信号准确传到了中心控制室。值班员及时赶到现场并对罪犯进行追捕,最后在巡逻警车的协助下,将其抓获。


1987年7月6日,罪犯向德强潜藏在珍宝馆院内,晚上出来进行试探,用手推了推养性殿的门,然后躲在暗处观察动静。安装在养性殿的周界报警器报了警,值班员立即到达现场察看情况。罪犯发现后觉得情况不妙,无法下手就离开了珍宝馆,后在故宫大院内被抓获。这就是故宫防盗报警第一期工程所起的作用,连续来了两次盗宝罪犯都一一被擒,其威慑作用是很大的,因此获得了公安部科技三等奖。


如今,故宫的文物防盗报警技术已经接近世界最尖端水平,犯罪分子要想得手可以说难于上青天,所以要奉劝那些觊觎国宝蠢蠢欲动的人: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。”




官网:http://www.zglspj.com/

地址:北京大兴区兴泰街五号院26号楼307室

电话:010-60259098

手机:18610038716


北京律媒桥信息咨询有限公司


18610038716
  • 北京律媒桥信息咨询有限公司

    微信二维码